详情

谈谈国内经济大循环

2020-11-07 15:39

谈谈国内大循环及双循环经济

所谓国内大循环经济以满足国内需求作为经济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即把生产丶经营丶流通、分配、消费的各个环节重点放在国内,发挥中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同时改善营商环境、吸引跨国企业把产业链、工厂、店面继续留在中国,并且扩大开放,吸引外资,加强进出口贸易,促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即称之为国内循环为主丶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战略。

为什么中央提出国內大循环为主体丶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战略?

 专家分析认为,从这个概念的不断清晰、完善的时间上可以看出,中央的决策部署是个全局性的战略。其表现:

5月14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提出,“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强调,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在当下关键时间节点上,中央正在谋划的是一个立足国内大循环、促进“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这是审势度时的強国战略,主要根据是:

世界当前正经历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变化的主角是中国和美国。在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世界经济发生了大的格局变化,最大的变量是中国。

由于中国的和平崛起,改变了世界的整个格局,包括南北格局,包括全球治理体系、全球秩序与规则,全球经济格局的构成以及其演化。中国经济持续快速稳定发展,改革开放40余年间,每年以9.5%的速度递增,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体,成为世界上制造业产值排在第一位的国家,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篮子里边的主要货币。
  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对世界经济贡献率上升至30/100),成了世界经济最大的一个“稳定器”。当今世界,原来推动经济全球化、贸易便利化自由化的最大推动力或者叫经济全球化的旗手——美国,反倒成了引发世界经济动荡的最大变量,它给世界经济带来了最大的不确定性,或者说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中美经贸问题,不是一个贸易摩擦的问题。美国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贸易竞争和博弈后边还有:是制造业之争丶高科技之争丶金融之争;是国运之争,发展道路之争;是人类命运和世界发展前途之争。

  中国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巨大地解放了生产力,焕发了经济发展的源动力和活力。40年时间,中国几代领导人始终朝着一个方向,带领十几亿中国人民艰苦奋斗,取得了今天来之不易的举世瞩目的成就。这是对世界对人类的重大贡献,这个重大贡献给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和一切爱好和平崇尚美好明天的人们带来了希望。
  与此同时,也使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经济军事科技实力最强的美国,开始引发了战略疑虑,他们怀疑,中国发展这么快,还韬光养晦,到底想干什么呢?但是没过多长时间,他们就从战略疑虑变成了战略焦虑,得了严重的焦虑症。
  他们蓦然回首,发现你追赶的这么快,而且越来越接近,过去我们对美国叫望尘莫及,现在可以叫望其项背。美国很多人焦虑了,不久他们的神经就产生错乱,发生了严重的战略错判,是系统性、方向性错判。
  从特朗普上台之后,就在《美国国家战略安全报告》丶《核安全态势报告》和国情咨文三个最重要的报告中,把国家斗争或国家打击的主要对象转向了中国,而且把中国排在俄罗斯前边,并列为需要打击或者遏制的第一梯队。
  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国打击排在第一位的对象一直是恐怖主义,这也是全球形成的共识,中国也参与了打击恐怖主义的全球行动。而现在美国却把打击恐怖主义放在了第三位,把中国、俄罗斯放在了第一位,然后是伊朗和朝鲜放在第二位。所以,美国国家整体战略发生了很大的调整,人们现在关注着贸易战,但贸易战只不过是个序幕。
  美国的战略错判和战略转向就引发了美国的战略失据。他采取的一系列行动都是非理性的,非规则的,也是非正义的。因此,它的整体战略态势开始气势汹汹,极端霸凌主义,然后导致众叛亲离,在全球形成了越来越孤立的一种美国至上,唯美国利益论。他们反对全球主义,反对一切他们认为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国际秩序和规则,站在了大多数国家的对立面。

  美国的战略失据,成了整个世界历史和发展长周期的的重要转折点。如果美国继续这样走下去,就必然会加剧美国的衰落,它就会从山巅上的国家跌落下来,会从自由主义灯塔上跌落下来,会从经济科技军事的巅峰上跌落下来,而这个历史进程已经开启。
  反观中国,将创造更长的战略机遇期,延长经济中高速发展的周期,稳步地迈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明天。所以,我们所经历的是最复杂的、最严峻的一个历史时刻,对中国是挑战,也给了中国最大的机遇,最大的希望,开启了中国具有最大可能成为世界强国的一个难得的历史窗口。
  为什么这么说?美国的社会矛盾、种族矛盾、党派矛盾、贫富矛盾和内外矛盾加疫情,已经集聚到一定的峰值,美国社会正在严重撕裂,美国社会矛盾正在激化。
  在这方面,特朗普总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四个搞乱:

第一,他搞乱了世界。特郎普现在把整个世界搞得一塌糊涂,首先是他对世界二战后已经形成的国际机构、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不放在眼里。比如说《巴黎协定》,全球参与协定的签署国是197个,已经履行国内程序批准加入巴黎协定的国家是167个,美国政府也批准了加入的程序。美国上一任总统奥巴马和中国 2016年在杭州召开的APEC会议上,正式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了国书,作出了庄严承诺。但是特朗普说退就退出了这个协定,还好没有其他国家跟风。再比如说,联合国费了好大的劲,经过几年的艰苦谈判,六个国家达成的《伊核协议》,特朗普不认帐也撕毁了,而且用国内法实行“长臂管辖,用勒令的办法不允许所有国家与伊朗做生意。还有美国退出区域性组织TPP,这本来是奥巴马、希拉里遏制中国重返亚太的一个旗舰项目。特郎普不仅无视或蔑视一系列国际性协议和区域性协议,想退就退,还无视或蔑视国际组织,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联合国人权组织。本来联合国人权组织一直是美国打压中国的工具,现在特郎普却退出来了,他不再讲人权了。比如说,美国退出了全球移民组织,不再受移民组织的制约了。比如说美国退出了万国邮联等国际性的组织,可以不受包裹邮资的限制了。因为美国的利益至上,特朗普退出了很多全球性的条约,还退出了《维也纳外交关系条约》,这是所有外交官需要遵守的条约,美国不愿受约束就果断退出来了。据说特朗普总统上任后免了480位外交官,很多国家长达一年多没有外交官,澳大利亚空了一年多,后来调太平洋司令去澳大利亚当大使,不到半年又撤回去了。美国现在还有几个国家没有外交官。所以他已经非常成功地搞乱了世界。

  第二,他搞乱了和盟友的关系。美国的盟友体系是非常强大的,二战以后,美国和相关国家建立了88个盟友关系。我们中国是结伴不结盟,现在共有92对伙伴关系,这些伙伴关系分12种类型,最紧密的是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不分刮风下雨白天晚上的最紧密的关系。当然,我们还有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和合作伙伴关系等。而美国搞的是盟友关系,原来这些盟友都是密不可分的,美国承担着保卫盟友的责任以及义务,还有金钱帮助,盟友们唯美国马首是瞻。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整个盟友体系也处在分离和分裂状态,比如说欧盟,现在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来要建军队,德国总理默克尔表态支持,特朗普在推特上开始骂街。北约也是如此,北约原来美国承担68%的防务费用,特朗普总统说我也不再承担这些费用了。所以美国和盟友的关系,包括与日本的盟友关系,与韩国的盟友关系,原来都是他的跟屁虫,现在都在反思,或者是在拉开距离,或者是表示与中国加强合作,这在原来是不可能的。
  第三,他搞乱了中美关系。本来中美建交40年,始终还是在一个合作的轨道上前进,尽管有各种的风波,但是总体上还是在合作的轨道上。 回顾中美建交这40凢年,还没有一个总统像现在这个总统,还没有一个执政团队像现在执政团队这么非理性,这么强硬,这么任性。 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总统周边几乎全部换上了强硬的鹰派。包括美国贸易谈判的三驾马车,一个是美国的商务部,一个是美国的贸易办公室,一个是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
  这三驾马车现在都在对中国展开贸易战。中美贸易战的整个进程,从30亿美元开始,然后到500亿美元,然后到2000亿美元,到5000亿美元。特朗普还扬言,不行就同中国全面脱钩。对华态度强硬上,民主党共和党形成共识,美国社会形成共识,美国似乎在反思我们中国改革开放40年是否达到了他的目标,像彭斯、班农,包括特朗普总统自己也说,是美国重建了中国,没有美国就没有今天的中国。但是回顾中国改革开放40年走过的道路,中国毫不讳言,是中国坚持改革开放,打开大门,向世界学习包括向美国学习,学习了外国先进的经济制度,先进的科技,中美建交之后40多年的历程,实际上也是改革开放的历程,这两个重大的事件是同时发生的,也是同步进行的,所以中国不会走回头路。但是美国却在反思,一些人认为中国发展这么快,我们原来指望你们发展起来能够成为像美国这样的国家,会改变颜色,但是突然回头一看,中国啥也没变,只不过变得越来越强大了。所以,美国籍此把自己的社会矛盾,解决不了的问题,开始转嫁,找出气筒,找标的物,找斗争对象,找发泄民族情绪、社会情绪和党派情绪的出口。他找到中国作为对手,并且将矛盾外化,把贸易战作为突破口,结果两败俱伤,打伤了中国,也打疼了自己。特朗普现在这种胡作非为丶言而无信丶反复无常,大大损耗了美国的大国信用和大国威信。反而从另一个方面加强了中国在世界上国际威信、国际地位上升,这样一些东西是花多少钱都很难买到的。
  第四,他搞乱了美国自己。美国社会现在是有史以来最混乱的时候,如历届美国总统在上任两年内的换人率,即白宫主要人员的换人率,特朗普高居榜首。这两年,他的白宫和他的团队换人率高达83%,除了他的几个亲信没换其余全部换了。排在第二位的是里根,他的换人率59%;排在第三位的是奥巴马,他的换人率是37%;换人率最低的是老布什和小布什,这两位总统两年内换人率都是17%。特朗普换人的方式是非常简洁的,它不用像我们还要经过中组部考察,还要谈话,还要任免,他就发一个推特就说你不用来了,你就被解雇了。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还在非洲访问,正在那里抨击中国,鼓动非洲要防范中国,说中国是经济侵略者、债务输出者等等,他的话音还没落,他飞机还没回到美国,特朗普发一个推特,说你被免职了,免职后就不能再进白宫了。白宫150个编制,到目前只有60个岗位在岗,还有90个空缺,60个里边还换了83%。美国国家对特郎普总统没有什么制约力。特郎普放弃了很多过去坚持的东西,如过去美国赖以骄傲和坚持的文化价值观,包括它的所谓普世价值,它的自由民主的斗士形象,它曾以自由灯塔而自居的形象都荡然无存,美国社会正处于分裂状态。
  因此中美目前的全面对抗,不是一个遭遇战,而是一场持久战,是比耐力,比定力,比爆发力,比可持续发展能力和综合竞争力,是一场世纪的大比拼。
  对中美博异的结果,我们用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分析,表面看对我不利,但从另一觉度看并不是什么坏事:
  首先它会延长我们的战略机遇期。因为美国在失信,国际上的地位在下降,美国的大国地位也在直线下降,这给了中国新的战略机遇。如今大国威望和影响力直线上升的是中国,中国想韬光养晦也不成,没有办法,因为中国的主张正确,人家觉得中国主张代表了全世界的发展潮流,代表了大多数国家的利益,所以拥护你。经济全球化的旗手不是我们抢过来要当头,而是大家推举你、拥戴你、信服你,认为你的主张代表了世界发展的潮流,中国现在是被推到世界舞台中央,与美国在共同演戏,成为两个主角。所以,我们的战略机遇期由于中国的大国地位、大国威信、大国影响力、大国主张、大国战略的提升,使中国产生新的战略红利,从而延长我们的战略机遇期。如今战略机遇期又有了新的含义,比如说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国家创新发展战略,中国的脱贫战略等等,国家推出的一系列重大战略正在产生新的战略红利。中国迅速发展的新经济丶新业态丶新动能丶新商业模式,中国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和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些正在形成中国未来创新驱动的组合红利。新的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发生了变化,叠加的战略红利会使中国战略机遇期不仅会延长,而且战略红利会放大。
  其次是中国将延长制造业繁荣周期。据有关专家分析,过去一段时间在产业调整中我们出现了一个两个误差。第一个误差就是三次产业结构,认为服务业占比越大越好。这就导致了过度服务业化,使我们制造业空心化,制造业空心化以后,就会使我们的国之根本动摇。美国、欧盟、日本想重振制造业都这么艰难,如果14亿人的国家想重振制造业就更难。因此,应该对制造业高度重视,对实业高度重视,对实体经济高度重视,现在的贸易战正在使我们警醒。第二个误差,在我们制造业的结构中,在产业转型升级中,过度地强调了发展重化工,使原来具有优势的纺织、服装、鞋帽、箱包、玩具、家具等等实业加速消失。因此,
中国重化工现在已经超过71%,而我们的消费品工业现在占比才20%多,而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向东南亚、南亚、非洲、北美、南美转移。这种转移会使我们未来制造业吸纳就业的能力大幅度下降,而且会使我们消费品进口成本大幅度增长,由此使国民的福利下降。现在各方面也在警醒,中国制造业是我们最大的底气,我们拥有全球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完整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和价值链,在这些链条中我们要迈向中高端,要占据价值链高端,应以我们的研发为龙头,形成新的产业布局,而作为制造业本部也好,制造业基地也好,中国是万万不能丢的。所以,延长中国制造业的繁荣周期,这是中国通过贸易战得到的一个极大的警醒,而在制造业中,我们要掌握核心技术大国之重器。不然的话,我们产业链就会被这种突发的非正常的制裁,无端的打击所切断。所以中美贸易战反而会使我们的这个周期拉长。

  三是会延长全体中国人民的生命周期。也就是说会增加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丶存在感、责任感、价值感。改革开放给中国人带来巨大的福利和福音,这次对新冠疫情的战斗成果独显中国社会制度的优越,这是中国人对中国共产党和国家最满意丶认同度最高的原因所在。每个人都会非常感慨,为自己是个生活在中华大地的中国人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对50个国家国民进行的抽样调查。第一你认为自己国家未来十年会越来越好的,中国人占91.4%,高居榜首,美国人占38%,意大利占12%;第二你对自己所在国家的满意度,中国占83%。名列前矛。

当然,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形势会越来越严峻,外向型经济的红利会越来越少。这些年,我国外贸依存度过高、经济安全风险大、关键核心技术受限、产业转型升级压力大等缺陷也逐渐显露。一些国家经贸保护主义抬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面临巨大调整。因此,中国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应当转移,从出口导向型转向内需驱动型为主。

  中央谋划的新发展格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个大局”不断演化的反映,是中国经济“育新机、开新局”并赢得国际竞争新优势的主动战略选择。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经济活动从来不是孤立存在,而是一个动态、周而复始的循环过程。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早已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中,即便是当前疫情严重阻碍了全球经贸活动,中国要扩大内需仍离不开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协同和畅通。

  因此,中国是在开放环境下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绝对不能把国内、国际“双循环”割裂开,是要进一步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特别是要从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走向制度型开放,打开国门搞建设。

  中国拥有14亿人口、4亿中等收入群体的超大市场,随着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潜在的经济活力和发展余地空间还非常大。

  国内大循环的真谛是“开放”。形势越困难,越要扩大开放。以国内大循环带动国际循环,国际循环促进国内大循环,两个循环畅通互动,经济运行才能“气血充盈”。

“双循环”将如何运行?

  其一,中国要立足做好自己的事。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换言之就是要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在上半年我国本土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经济率先复苏的基础上,要趁势而上更好发挥国内产业门类齐全、市场潜力广阔的优势,稳住企业和就业基本盘,降低外部冲击带来的压力。

  其二,根本途径还是深化改革。要看到,国內消费市场还拥有很大的潜力,即扩大内需还存在不少短板,如资金、土地、劳动力等要素合理流动仍有不少障碍,商品物流成本过高,企业融资难题犹在,教育、医疗、养老等领域改革有待深化……。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不是对过去政策的简单重复。要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通供需梗阻,在提高供给质量上下功夫,不断增强经济内生动力。

  其三,要进一步扩大开放水平。疫情之下,我国上半年不仅没有出现所谓的“外资撤离潮”,反而如巴斯夫、宝马、大众集团等众多企业持续扩大在华投资……这些进一步印证,中国市场对外资企业依然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未来,我国要建构的不是简单、无条件开放的体系,而是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开放体系。

其四,要保持定力,苦练内功,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古人云:“智者虑事,虽处利地,必思所以害;虽处害地,必思所以利”。对智者而言,危机中往往孕育机会。

  中国经济的优势在于韧性强、回旋余地大。如,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还有很大挖掘潜力;破解发展不平衡,打造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孕育着巨大发展空间。

  总之,面向未来,挑战不小,但空间很大,希望也很大。需要沉心、静气,保持定力与进取。

  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部署这一新发展格局时,提到了“持久战”一词。多位专家认为,这意味着“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已被提到了中长期战略高度。

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国具备什么基础?

从供给层面来看,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拥有了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工业供应体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中国多数产业内部竞争激烈,企业可以同时收获规模经济效应和竞争效应。

在需求层面,中国拥有超大的市场规模,是全球最有潜力的消费市场。中国有1亿多户市场主体和1.7亿多受过高等教育或拥有各类专业技能的人才,还有包括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在内的14亿人口所形成的超大规模内需市场。当前,我国消费潜力仍有待释放,如果人民收入提高,市场需求将更加巨大,依靠内需将有力支撑整体经济增长。

拥有超大规模市场优势,说明中国经济既有潜力,又有引力。一方面,可以在全球化背景之下,吸引全球优势资源,在中国形成生产能力以满足国内市场需求;另一方面,以国内大市场需求为基础,可以使一些规模经济效应明显的产品在国内产生“本地市场效应”,产生出口竞争力,从而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要实现这样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关键是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国内经济供给质量,挖掘我国消费潜力。要从供给端发力,通过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解决我国经济循环中的技术“卡脖子”问题和体制机制障碍,提高经济供给质量,同时要扩大有效投资和促进消费,重点是加快新基建、新型城镇化和重大工程建设的投资,并积极出台一系列针对居民的消费激励方案。

要建立新发展格局,最根本的要通过改革来解放生产力。第一,要进一步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让资本、土地、劳动力、技术等要素能够更加自由通畅地流动,让市场决定价格、价格反映需求,同时让竞争者能够公平竞争,让市场能够优胜劣汰。第二,应当以改善民生为根本,努力提高人民的收入水平,在扩大消费、完善国内消费市场这方面,我们还有巨大的空间。

内需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动力。扩大内需是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然要求。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把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充分激发出来,将有力推动我国经济攻坚克难,把疫情造成的损失和外部环境影响降到最低限度。

为什么说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

“在第一个百年目标即将胜利收官,‘十四五’即将开局的重要历史节点,中央做出兼顾短期落实、中期谋划、长期布局的战略性判断,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

  从外部环境看,境外疫情快速蔓延,叠加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一些国家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速的最新预测分别下降5.2%,为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预计,今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将同比下降近40%,这也使得该数据自2005年以来首次低于1万亿美元。

  从内部运行看,我国经济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经济发展前景向好,但也面临着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所带来的困难和挑战,加上疫情冲击,目前我国经济运行面临较大压力。

  从发展机遇看,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重塑全球经济结构,谁牵住了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谁就能占领先机、赢得优势,把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只有努力帮助市场主体认识并适应这些新变化,才能使经济企稳回升的积极因素不断增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杨光普说,市场主体只有辩证、客观、长远地认识当前经济形势,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善于把握和利用发展规律,才能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怎么理解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

  短期看,新格局有利于缓解疫情对企业造成的冲击。境外疫情持续蔓延,国际贸易和投资大幅萎缩,这种外部环境恐怕短期内很难改变,且会持续抑制市场需求。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就是不等不靠,尽快扩大内需以保住复工复产的好势头,避免经济复苏的战线拉得太长。

  长远看,新格局有利于激活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内生动力。加快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形成更多新的增长点、增长极,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畅通国内大循环,有利于国内市场需求持续升级和供给能力不断提升。同时,推动供给需求在更高层次更高水平上实现动态均衡,又为国内循环提供持续发展动力。

  有关专家认为,拥有超大市场规模优势,是我国参与重塑全球竞争格局的重要优势与关键支撑。只有把巨大市场潜力转化为实际需求,加快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建设,才能不断增强国内市场的吸引力与影响力。

‘大不代表‘强’,但是‘大’是‘强’的基础。在当前保护主义抬头、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只有将‘大市场’的资源禀赋优势转化为‘强大市场’的国际竞争优势,才有可能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

未来,我国要建构的不是简单、无条件开放的体系,而是要寻求更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开放体系。这样一个全新的体系必须建立在稳固的基本盘之上,也就是我们高效的国内大循环。

内循环“为主”,内外循环“互促互动”,是辩证统一关系。我们将日益强大的国内市场视作一种战略资源,作为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底气和依托。同时,通过推进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促进内外市场发展和规则相融,这是进一步强大国内市场的重要保障,有助于扩宽我国在全球范围配置资源的空间。

总之, 只要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坚定地做好自己的事,眼睛向外转向内,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带动国际大循环丶促进双循环,就一定能走出困境。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从目前来看,中国首先取得抗疫成就,首先全面复工复产,这次新冠疫情雄辩地证明,我国有共产党执政的显著优势,有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有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在前进的道路上,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实现不了的目标。

(2020.11,3)